www.zhdfhk.com

您当前位置:微素材 > 微信素材 > 微信说说 >

微信红包赌博是违法的吗?微信红包赌博新闻案例

发布:admin| 分类:微信说说
 微信红包赌博是违法的吗?微信红包赌博新闻案例。自从微信上线微信红包功能后,有很多使用不当的人触碰违法的边缘,微信红包赌博是犯法的吗?下面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微信红包赌博是否犯法?和微信红包赌博的案例。
 
微信红包赌博是违法的吗?
 
  微信收发“红包”功能自2014年1月27日上线以来,用户数量持续上升,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股抢微信红包热潮。微信红包便利了人们的交流、生活,但也被一些不法分子所利用。2015年11月30日,上海首例微信抢“红包”刑事案件宣判,该市徐汇区法院经审理认定四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组织多人采用向微信群内发放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四被告人因犯开设赌场罪分别获刑。
 
  基于借助新技术的原因,微信红包赌博在行为方式、涉案金额等方面都有独特之处,目前我国理论界与实务界对其探讨还十分有限,有必要对微信红包赌博与聚众赌博、开设赌场的关系等进行深入分析。
 
  微信红包赌博与赌博罪行为特征之比较
 
  赌博罪,是指以偶然的事实决定财物得失的犯罪。归纳起来,赌博罪具有三个特征:一是赌博参与人以财物作为赌注比输赢的结果必须具有偶然性。例如,日本刑法理论将赌博分为博戏和赌事两类,博戏是指胜败部分取决于偶然因素、部分取决于当事人能力的情况;赌事则指胜败完全取决于偶然因素的情况。日本判例也指出,无论是赌事还是博戏,由于其存在或者残存决定胜负的偶然因素,因此均具有可罚性。二是赌博标的物即赌注必须是财物,如货币、股票、房产、债券等。三是赌博必须以营利为目的,我国刑法第303条规定构成赌博罪的主观要件为“以营利为目的”。
 
  而微信红包赌博的基本行为模式为:群内发一种固定金额的普通红包,必须由“代包手”发出,每个普通红包由群主等组织者抽头一定金额,扣除抽头后为实际金额,分成若干份供玩家“抢”。系统随机生成金额,按照事先约定的规则,根据抢到红包金额确定“输家”。组织者会提醒输家支付给“代包手”规定金额作为下一轮的活动本金。
 
  首先,根据微信红包赌博的基本规则可以看出,在这一抢红包的过程中,决定参与者每一轮能否抢得红包的因素包括参与者的反应能力、手机设备先进性、参与时的网速等,而进一步确定抢得红包数额则由系统随机性决定。由此可见,微信红包赌博决定资金归属的原因符合赌博罪中偶然性的行为特征。
 
  其次,就目前出现的微信红包赌博案件来看,其标的物为微信账号剩余的零钱或者直接由微信绑定银行卡直接转账的资金,本质上就是货币。因此,微信红包赌博的标的物符合赌博罪标的物为财物的特征。
 
  再次,从主观方面来看,在查获的微信赌博案件中,其“以营利为目的”主要表现在组织者抽取头利的行为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9条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从已查获的案件来看,建立微信群发红包即便需要组织者投入一定的精力,但犯罪嫌疑人所收取的所谓“头利”与其付出明显不成比例。因此,可以认定其具有“以营利为目的”的主观目的。
 
  综上所述,微信红包赌博行为完全符合赌博罪的基本行为特征。
 
  微信红包赌博中“开设赌场”和“聚众赌博”罪名之界定
 
  我国刑法第303条规定的赌博罪行为类型包括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以赌博为业和开设赌场三种,但是聚众赌博和开设赌场之间有诸多相似之处,在司法实践中认定微信红包赌博为聚众赌博罪还是开设赌场罪时,存在着理论难点,有必要进行区分。
 
  要区分微信赌博犯罪中的聚众赌博罪和开设赌场罪,首先要对聚众赌博和开设赌场两概念进行区分。关于“开设赌场”的含义,主要有四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是指开设者即为主宰者,在其支配下进行赌博活动并提供场所;第二种意见认为,是指行为人提供赌博场所及赌具,供他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营利的行为;第三种意见认为,是指以公开或秘密的形式为赌博人提供赌场,包括主观上主动提供、招引和被动提供;第四种意见认为,是指行为人提供赌博的场所及赌具,并且自己坐庄或者参赌,从中营利的行为。
 
  笔者认为,开设赌场在外延上涵盖了聚众赌博,因为开设赌场行为往往直接表现为赌场经营者聚集多名赌客参赌。但是,归纳开设赌场行为的含义后可以看出,开设赌场的行为人对赌博场所、赌场内部组织和经营等整个赌博活动具有明显的控制性、支配性;而聚众赌博则不具有这种控制性,通常只是表现为召集、组织、聚集等行为。这也是开设赌场区别于聚众赌博的关键特征。
 
  在微信红包赌博中,通常由发起者建立赌博微信群,并制定赌博游戏规则,通过分工合作对群成员参与赌博实施严格控制。一旦发现群成员不遵守事先制定的赌博行为规则,则由群主或者其助手立即给予违反规则者移除微信群的惩罚。可以看出,此类发起者对于微信红包赌博群这一虚拟场所的控制是极其严格的,从破获的案件来看,往往在这样的管理之下,赌博群能够长期稳定地存续下去,可见这类发起人对于赌博场所的控制是非常有效的。结合前文对开设赌场和聚众赌博的区分,这些发起微信红包赌博且对赌博群施以严格控制的行为,既触犯了开设赌场罪,又触犯了聚众赌博罪,属于想象竞合的情形。由于我国刑法对于开设赌场罪的处罚要重于聚众赌博罪,因此,在这一情形下,宜对犯罪嫌疑人以开设赌场罪课以刑罚。
 
  而对于仅仅起到邀约、召集参与微信红包赌博的行为人,则宜以聚众赌博罪进行认定。对于如何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聚众赌博罪,应当依据《解释》第1条规定的情形予以认定:(1)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2)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3)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4)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介绍费的。
 
  认定微信红包赌博行为成立“开设赌场罪”,首先一个理论难点在于,参赌人员赌博行为发生于“微信群”这一特殊的平台上,这一平台既有别于现实空间的“场所”,也有别于司法解释中所规定的“赌博网站”的含义,依据罪刑法定原则,似乎刑法关于赌博罪的规定以及司法解释难以适用于微信红包赌博犯罪的情形。然而,微信红包赌博具备赌博罪的特征,其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侵害也十分明显。笔者认为,此时有必要对刑法第303条规定中的“场所”采用扩张解释的方法延伸至微信群这一虚拟场所。因为随着信息网络的普及,人们已经逐步适应其所带来的一系列交流方式的变革,尤其现在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微信交流已为大众广泛接受,微信一对一交流、一对多的群交流、微信线上支付等已经让微信平台这一虚拟空间的概念变得深入人心。因此,即便对“场所”一词在刑法上扩张解释至微信群这一虚拟平台,也并不会超出常人可能理解的范畴。
 
  微信红包赌博中赌资数额的认定
 
  无论认定微信红包赌博行为触犯了赌博罪中的哪一项罪名,都需要对赌资的数额作出衡量,在微信红包赌博中,赌资的认定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在微信红包赌博中,不存在《解释》所规定的现实中“作赌注的款物、换取筹码的款物和赌博赢取的款物”,也不存在网络赌博中的“点数”,所有输赢得失最直接表现为“微信钱包”中数额的变化。因此,在认定微信红包赌博犯罪数额包括用于红包发放的金额、参赌者赢取的金额、组织者抽取的头利,主要根据行为人在参赌期间微信钱包零钱数额的变化得出。需要注意的是:对于赌博期间反复用于发放红包的金额,不能重复计算赌资数额;对于行为人微信零钱包里已有、但尚未用于赌博红包发放且并非赌博收益的零钱金额,不宜计算为赌资数额。
 
  1、2017微信红包赌博事件案例
 
  2017微信红包赌博事件案例。并且在后面小编也会告诉大家关于这个案例最终警方是怎么处理的。
 
  男子微信抢红包输了15万
 
  今年5月,淮南人徐某经朋友介绍,进入到一个叫“怡红院”的微信红包群。最初的几天,徐某总是赢多输少,但几天之后,他就开始不断输钱。他不甘心,不断加大投注试图扳本,结果越输越赌、越赌越输,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玩了十几天后,他清点了一下资金,发现这些天来总共输掉了15万,感觉不对劲的徐某,前往淮南潘集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报警,举报有人赌博。
 
  每天开两场一晚流水数万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所谓的“怡红院”微信红包群由苏某和陆某建立,共建立9个抢红包群,参赌人员六十余人,每天分两个时段进行赌博,下午14时至17时,夜间23时至次日凌晨2时。
 
  群主规定,微信群成员发红包金额为每个包30~200元不等,分5~6个包,发包者只发不抢,群主开包,群主有6个微信号同时抢,发红包者猜红包尾数的数字,猜中其中1个红包的尾数,获2倍赔付,猜中2个红包尾数获5倍赔付,猜中3个红包尾数获20倍赔付,最后由该群内财务号进行微信转账赔付。
 
  警方初步估算,一个群晚上大概能发两三百个红包,一晚上的红包流水少则一万多元,多则几万元。掌握了该赌博团伙的基本情况后,近日警方将设赌的苏某等3人抓获,此外还抓获60余名参赌人员。
 
  网络赌博输钱后自己“单干”
 
  嫌疑人苏某交代,他和陆某因沉迷网络赌博,输掉几万元后便商量自己建一个红包群来牟利。 5月中旬,苏某网购一部苹果6P手机并安装具有自动抢红包功能的“机器人”软件,在网上建立“怡红院”微信红包群,进行赌博活动。
 
  2、有什么法律制裁?
 
  看完了上面的关于关于2017微信红包赌博事件案例之后想不想知道这件事情有什么法律制裁?小编马上就来为大家揭晓。警方初步核实,苏某伙同陆某利用微信红包群聚众赌博,涉案赌资达一百多万元,自己从中获利数万元。目前,苏某和陆某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参赌人员全部给予治安处罚。
 
  以上就是今天的微信红包赌博是违法的吗?微信红包赌博新闻案例。的所有内容了,大家阅读本文后对微信红包赌博是违法的吗?微信红包赌博新闻案例。有所了解了吗?多多关注www.zhdfhk.com!后续还有更多内容哦!
你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看过本文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文章: